追记慕容慎行:长得像“工友”的名医 洗了一辈子碗的家人

  • Normal Standard

    没有评分

“有什么难病,就找那个名字是四个字的医生”,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而这个名字是四个字的医生就是福建省神经内科学创始人之一、著名神经内科专家慕容慎行教授。教授“慎行”一生可谓尽显大医风范!

“有什么难病,就找那个名字是四个字的医生”,在老百姓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而这个名字是四个字的医生就是福建省神经内科学创始人之一、著名神经内科专家慕容慎行教授。教授“慎行”一生可谓尽显大医风范!

因患胆管细胞癌医治无效,2018年10月16日8时7分,慕容慎行教授在福州与世长辞,享年84岁。

中国医师奖、中国杰出神经内科医师终身成就奖、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原副院长……从医一甲子,慕容慎行教授身上的光环太多,不过面对名与利,慕容慎行教授十分淡然,甚至有些避之不及,而他用一生耕耘,彰显大医风范。身为医者,他因治愈和减轻了无数患者的疾病与痛苦而扬名业界;身为师者,他因影响和造就了一批医术、医德过硬的医生而饮誉杏林;当这两种身份互为映衬,我们看到这样一个人:他在严于律己的同时,不知不觉地向学生传递着一位医者前辈对工作、对学习、对病人的点滴态度。

一、寄语新入职医生:好医师必须具备两个条件

“一名好医师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一是要有良好的医德和医风,也就是良好的服务态度。医师的服务对象是病人,要以高度的责任感、同情心和实事求是的作风,满腔热情地对待病人。二是要有为人民服务的过硬本领,要不断提高医疗水平,以解除病人的疾苦。两个条件缺一不可。”这番话并不陌生。慕容慎行教授总会在每年新入职医生岗前教育培训课上,对年轻的医务工作者谆谆教诲。

但今年的医师节上,慕容慎行教授的这些话有些不一样。不到5分钟,讲台上的慕容慎行却有些站不稳了,但他坚持在4名学生的支撑下,站着发表完医师节感言。看到此情此景,在场的人无不动容。特意赶来的这些人里,有他言传身教的学生、也有他救治痊愈的患者……

“老师坚持站着是想要表达对他人的尊重,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一生谨言慎行,正直做人。”负责慕容慎行护理工作的卢海燕表示。“很神奇的是,从老师平时的穿着看,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人,但一穿上白大褂,整个人感觉都不一样了,特别儒雅。”护士郑威说道。

二、把病人当亲人 所以我们关系很好

福建医大附一院的门诊大楼里,常常能够看到这样的景象:一位身着白大褂的老医生,迈着企鹅式的碎步领着病人去排号。很多刚来的医生护士一般会猜想,这位病人肯定是哪个VIP吧?

 但没多久她们就知道,这位名叫慕容慎行的老前辈,对每位病人都如此细致入微:遇上老年患者、残疾人等,他习惯亲自带他们到科室去预约拿号;有时遇到病人拿完药没回来,他还要打电话嘱咐药该怎么吃。

“父亲的书桌上,放置着一摞笔记本,里面密密麻麻记满了病人的信息:某某患者、几时就诊、病情如何、家属电话。”慕容慎行的儿子慕容荃说,每周五是父亲大查房时间,所以周四晚上的时候,父亲都要看资料到深夜一两点。

查房时,你经常会看到类似这样的场景:慕容教授走到一名72岁大爷的病床后,第一件事就一把握住了这个大爷的手,问道“好啊!”然后跟大爷拉起家常,“你叫什么名字?”“有几个孩子啊?”“今天早饭吃了什么啊?”……同时,慕容教授让大爷配合做了几个动作,并安慰大爷好好养病后,结束了查房。就在半个小时左右的拉家常中,慕容教授通过问出来的细节,了解到这名大爷的记忆力、计算力、定向力、理解力和判断力已经全面减退。

慕容慎行坐诊有个特点,问得仔细、极有耐心,每个病人初诊的检查时间基本都要半个小时以上,以确保不会因经验主义而错误诊治。

毕竟年事已高,且身患冠心病、高血压等疾病,医院从维护慕容慎行教授的健康出发,对其专家门诊限量挂号,但面对求医心切又挂不上号的患者,他“耳根子软”,常常加号。因此在星期三看门诊时,他一般从早上8时要看到晚上11时至12时,有时候要看到第二天凌晨1时。常常到了深夜,寂静的门诊楼内,只剩下他的诊室依然灯火通明。

慕容慎行曾对学生说,素昧平生的病人把命交给了你,没有比这更重的嘱托了。医生手上掌握的都是人的生命,而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人的生命更宝贵呢?

三、三尺讲台一生执着 言传身教桃李满天下

理个平头,穿着白衬衫,脚上一双旧皮鞋,裤管松松垮垮……这就是很多学生眼中慕容慎行的样子,而这样的一位老人早已是“桃李满天下”。在学校贴吧上,很多学生都发帖表达对慕容慎行的敬仰。有的学生说,慕容慎行老师上神经病学课时,总会提前很长时间前来,他站在教室门口等班长开门,并且笑着看学生走进教室,给人很慈祥的感觉,但他讲起课来就会展现出操控一切的魄力,让人目不转睛。

“听他的讲座想睡都睡不着,因为课堂上总会传来一阵阵的笑声。”福建医大附一院神经内科主治医师蔡乃青说道,虽然神经系统教学复杂高深,但老师讲课深入浅出、惟妙惟肖,大家称之为“慕容三式”:一是手绘挂图式,老师用红蓝墨水手绘解剖图,虽然看起来像小孩子的简笔画,却是老师苦思冥想画出来的,和书上繁杂的解剖图相比简单明了,十分方便记忆;二是口诀式,比如有一种神经系统疾病叫做“多巴胺反应性肌张力障碍”,教材上的描述十分晦涩,老师总结“早上人骑车,晚上车骑人”的口诀让人一听便懂;三是模仿式,比如讲到帕金森病时,老师会亲自模仿出这种病的症状体征。

慕容慎行教授的“徒孙”、目前已是该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的程万青,同时也是“中国杰出神经内科医师杰出青年医师奖”获得者。程万青说,自己最初从一名基层医生考上福建医科大学,是老师给予他很大的鼓舞。“那时,老师每次到地方会诊我都会全程跟随,那么大的一位专家,问诊病人时事无巨细,生怕出一点儿漏洞,当时我就下定决心跟随老师,争取在医术上更上一层楼。”

蔡乃青医师则表示,老师从不批评人,而是用过硬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言传身教。有一次,由于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在问诊一位患者时她只简单问诊了5分钟就做了常规诊断。当这位病人辗转找到老师时,老师只是通知她一同会诊,在耐心询问患者病史、全面进行体检一个半小时后,发现了不明显体征,进一步明确了诊断,重新制订了治疗方案。“当时我的脸唰一下就红了。这个经历我永远不会忘记,如今即使遇到再复杂的情况,想想慕容老师,内心也会平静下来。”蔡乃青说道。

四、一生钟情于医学 即使最后的时光也不例外

“父亲一生钟情于医学,即使最后的时光也不例外。”慕容荃说,学生和同事来看望时,是父亲一天最高兴的时刻。在癌细胞逐渐夺走父亲意识的早期,为了让他精神抖擞起来,学生们一直在“装病”,让父亲诊病、上课。最后的一段时间,父亲甚至意识模糊到连亲属都无法辨别,有时昏睡一整天,却能在同事、学生下班后来看望的短暂时间里,奇迹般地恢复神志。

妻子林惠贞则回忆,在丈夫还能行走时,每天晚上都要不断巡视病房厕所的水龙头是否滴水。“他就是这么个人,一辈子认真、负责,他把这个当做自己在病房的责任。”这一辈子,只要回家吃饭,他一定会承包洗碗的活儿。在他心里,自己陪家人的时间少,这是他对家庭的一份责任。

如今,这位在患者、学生和家人的眼里,长得像“工友”的名医、耳根子最软的专家、洗了一辈子碗的家人已经离开,有网友送上挽联“世间再无慕容,我辈仍需慎行”。

(环球医学编辑:常 路 )

返回顶部

免责申明

版权所有©北京诺默斯坦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本内容由环球医学独立编写,其观点并不反映医纬达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医纬达与环球医学共同提供。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