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丽惠教授:子宫颈癌的一级预防与HPV疫苗接种(上)

  • KOL Zone

    没有评分

子宫颈癌是女性发病率较高的恶性肿瘤,而人乳头状瘤病毒(HPV)感染是子宫颈癌最主要的病因。医纬达在本月特别邀请到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科魏丽惠教授,专门和大家谈一谈子宫颈癌的一级预防与HPV疫苗接种。

魏丽惠教授:子宫颈癌的一级预防与HPV疫苗接种

一、中国女性的子宫颈癌患病率几何,感染了HPV就离宫颈癌不远了吗?
与全球类似,子宫颈癌也严重威胁着中国女性的健康。据2015年我国癌症统计报告显示:我国当年有9.89万例宫颈癌患者,死亡病例是3.05万。在30~44岁女性中,子宫颈癌高居新发恶性肿瘤的第二位。[1]2012年全国死因监测系统数据显示,子宫颈癌年龄别死亡率随年龄增长持续升高,特别是在80岁达到峰值。[2]

子宫颈癌是由人乳头状瘤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HPV)感染所引起。目前已经鉴定出超过200种HPV。只有高危型人乳头状瘤病毒(HR-HPV)持续感染,才是导致子宫颈癌及癌前病变的主要病因。在HPV型别中,已明确12种高危型别与癌症相关,其中70%的宫颈癌与HPV16/18相关[6]。九价疫苗不仅覆盖了HPV16/18,而且覆盖了更多HPV亚型,对于中国人,九价疫苗可预防93%的宫颈癌[14]。

HPV感染率很高。一项基于美国人群的研究显示,有性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一生中感染HPV的几率高达85%~90%[8]。但大多数感染有自愈性,可以被自身免疫系统清除[6]。所以女性HPV感染不一定就得宫颈癌。仅少数不能清除者成为持续感染[7],进而发展为子宫颈癌前病变,甚至最终进展为宫颈癌[6]。实际上有5%~8%,甚至到12%的CIN2-3,有可能向宫颈癌发展。

子宫颈癌防控,尽早接种HPV疫苗和定期子宫颈癌筛查都很重要:首先是推荐适龄女性接种HPV疫苗,从根本上去除病因;其次,从感染HPV到进展为子宫颈癌,一般会历时10~20年,在此期间如果能通过早期筛查、早期发现癌前病变、早期干预,就能做到早期防治。

值得关注的是,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对中国HPV感染情况的调查报告显示[18],中国宫颈癌最常见的五种HPV型别为16、18、58、52、33,覆盖了93%的宫颈癌。而刚刚在中国获批的HPV九价疫苗,其预防范围已全部覆盖这五种常见的HPV型别。所以,随着九价疫苗在中国的应用,可以预防更多HPV相关子宫颈癌。

二、子宫颈癌的预防策略与HPV疫苗接种的重要意义
为了更好的实施子宫颈癌综合防治策略,2017年,国家卫计委直接领导,中华预防医学会组织全国顶尖专家,制定了最新《子宫颈癌综合防控指南》[2],提出了我国预防子宫颈癌的三级防治制度:一级预防包括对适龄人群接种HPV疫苗,同时进行健康教育。对于一级预防,特别强调了HPV疫苗的应用,因为从美国的ASCO会议[10]、WHO[4]以及到妇产科的一些学会,都强调: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替代HPV疫苗!所以HPV疫苗是一级预防非常重要的一个手段。

一级预防中强调的适龄女性,一般是指在没有感染HPV之前进行接种,青少年女性接种HPV疫苗可以得到最好的效果。当然,我国女性感染HPV有个双峰,即“17~24岁”达到一个高峰,“40~44岁”达到第二个高峰。所以在中国,大龄女性接种也仍然有效。

为预防子宫颈癌接种疫苗,应该遵照国家说明书规定的接种年龄范围,从青少年女性到45岁之前。在接种疫苗期间,还应该强调定期接受宫颈癌筛查的重要性。需特别注意的是,大概有30%的子宫颈癌不表现为HPV阳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筛查也是非常重要的。

疫苗接种的年龄,WHO推荐是9~16岁,甚至可延长到25岁。筛查则分为小年龄组和生育年龄组。小年龄组,细胞学筛查就可以;有性生活者,25岁以内,有的国家为30岁以内,可以用细胞学筛查。30岁以后,HPV检测联合细胞学,可能是更好的方法。我们国家规定,45岁以后就不再接种疫苗了,所以对于45岁以后的女性,筛查更为重要。

细胞学筛查,一般是3年一次;HPV作为初筛检测,可以5年一次;细胞学联合HPV,也可以5年一次;这是最好的筛查策略[17]。所以要特别强调,接种疫苗是可以预防子宫颈癌,但不仅仅是接种疫苗,一定要按期接受筛查,这是更重要的。

魏丽惠教授,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教授、北京大学妇产科学系名誉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分会副会长、中国女医师协会副会长、中国优生科学协会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分会(CSCCP)主任委员,全国健康产业协会妇产科分会主任委员;《中华妇产科杂志》副总编辑、《中国妇产科临床杂志》主编等。曾任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妇科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妇产科主任;获多项国家教育部、中华医学会、中华预防学会、北京市等科学技术二、三等奖;及中国医师协会第三届中国医师奖等;发表论文300余篇;主编、参编专业书籍10余部。培养博士研究生68名。

参考文献
[1] ChenA W,et al. C.A Cancer J Clin. 2016 Mar-Apr,66(2):115-32.
[2] 中华预防医学会妇女保健分会 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7年8月第一版.
[3] http://www.nordicehealth.se/hpvcenter/
[4]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WHO).Wkly Epidemiol Rec.2017;92(19):214-268.
[5] Doorbar J, et al,Vaccine,2012,30(Suppl,5):F55-F70.
[6] http://www.cdc.gov/vaccines/pubs/pinkbook/downloads/hpv.pdf
[7] Jenkins D. Lancet,2013,382(9895):889-99.
[8] Chesson H W,et al, Sexually Transmitted Diseases,2014,41(11):660.
[9] Wu EQ. et al. Cencer Causes Control.2013;24(4):795-803.
[10] de Sanjosé S et al. Journal of oncology practice,2017,13(7):JOP2017021949.
[11] Denny L,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G. Int J Gynaecol Obstet 2013;123:187-8.
[12] 佳达修-说明书.
[13] Scheller N M, et al.,N Engl J Med,2017,376(13):1223-1233.
[14] 佳达修-9说明书.
[15] 双价人乳头瘤病毒吸附疫苗说明书&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补充申请批件.
[16] Bruni L, et al., ICO Information Cancer on HPV and Cancer (HPV Information Center).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in China. Summary Report 27 July 2017.
[17] Kim JJ, et al. J Natl Cancer inst 2016 Oct. 18,109(2).
[18] Human Papillomavirus and Related Diseases Report CHINA
    http://www.hpvcentre.net/statistics/reports/CHN.pdf


作者

魏丽惠教授,中国优生科学协会阴道镜和宫颈病理学分会主任委员

返回顶部

免责申明

免责申明
版权所有©人民卫生出版社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审定并提供,其观点并不反映医纬达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医纬达与环球医学资讯授权共同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