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鼻科首席专家谈——首部英文版《中国过敏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

  • KOL Zone

    没有评分

首部英文版《中国过敏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以下简称“中国英文版 AR指南”)

于2018年7月在AAIR杂志(IF=3.809)正式发表。

今天《中国鼻科首席专家谈》邀请到本部指南的通讯作者张罗教授为我们带来“ When East Meets West ——首部中国英文版AR指南背后的故事”

本期专家:张罗教授;国际鼻部炎症和过敏科学学会主席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同仁医院常务副院长 中华医学会变态反应学分会主任委员 北京市耳鼻咽喉科研究所所长 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北京学者 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文章 403 篇、获中国青年科技奖和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

KOL Zone_AR guideline

一.中国英文版 AR指南背景故事

1. 发表历程

2. 专家团队

3. AAIR  杂志

Allergy, Asthma & Immunology Research

二.中国 AR指南发展历程

1990年

《变应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1990年,乌鲁木齐)》

全国第一部中文版过敏性鼻炎(又称变应性鼻炎,Allergic Rhinitis, AR)诊疗指南,发表于《中华耳鼻咽喉头颈外科杂志》

1997年

《变应性鼻炎诊断标准及疗效评定标准(1997年,海口)》

将AR分为常年性AR和花粉症,并明确了诊断标准、疗效评定标准

2004年

《变应性鼻炎的诊治原则和推荐方案(2004年,兰州)》

在1997年的诊断标准、疗效评定标准基础上增加为定义、分类与分度、诊断、治疗、疗效评定标准五个章节

2009年

《变应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09年,武夷山)》

遵从“宜粗不宜细,宜简不宜繁”的指导原则,主要目的是方便临床推广应用

2015年

《变应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2015,天津)》

从前言、流行病学、发病机制、临床分型、诊断、鉴别诊断、伴随疾病、治疗、疗效评价、健康教育十个部分详细阐述了成人及儿童AR的诊断和治疗

  • 过去20年来,中国学者在国际性同行评议杂志上(international peer-reviewed journals)发表了越来越多的基于中国人群的关于AR流行病学、病理生理学机制、诊断、管理和合并症的原创性论著(original articles)和临床试验,进一步加深了人们对这一全球性问题的了解
  • 国际指南制定过程中对中国学者所发表的英文文章关注较少
  • 尽管关于中国人群中AR诊断和治疗的指南已经发表,但并未被翻译成英文,因此非中文语言的国际医学团体一般无法参考该指南

2018年

英文版《中国过敏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Chinese Society of Allergy Guidelines for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Allergic Rhinitis》于2018年7月正式发表于AAIR杂志

引用530篇文献;

198文献证据来自中国学者所做的研究(1/3以上);

112文献证据来自中国学者于国际期刊发表的论著(1/5以上)

目的:

  • 系统而全面的向世界推广中国学者在过敏性鼻炎中的治疗经验 
  • 把中国学者所发表的英文文章,进行重点的推介,使国外学者能更 好地了解中国鼻科学的进步

三.中国英文版 AR指南构架概述

  1简介

  • 中国英文版AR指南工作组
  • 传统中医药

AR致病因素:外部致病因素(风邪、寒邪等)、“脏腑”功能失调

AR疾病管理:口服或外用中医草药、针灸、“导引”*

*“导引”:一种古代的身心练习,目的是实现身体健康以及身体和心灵的净化

  • 建立中国英文版AR指南的需求

  2 流行病学

  • AR全球发病率

目前AR影响了全球超过40%的人口[1]

  • AR在中国的发病率

中国一般成年人群中AR的标准化患病率由2005年的11.1%升高至2011年的17.6% [2]

  • 合并症和并发症

  3 中国主要过敏原

  • 概况

室外过敏原    花粉、真菌等    与季节性/间歇性 AR 相关
室内过敏原    尘螨、动物毛发等    与常年性/持续性 AR相关

不同区域间过敏原分布差异较大,
✔ 确定当地主要过敏原是AR疾病管理的第一步不同区域间过敏原分布差异较大,

  • 目前趋势   

花粉:

空气传播的花粉是目前中国西部和北部地区AR最常见的、季节性的诱因

尘螨:

尘螨致敏率存在明显的地域分布差异:从南部、东部地区到北部、西部地区呈递减趋势

1 中国尘螨致敏率分布(图片摘自英文版中国AR指南)

         宠物毛发

         中国宠物饲养率从2003年到2013年增加了近9倍

         研究表明,过去10年猫狗毛致敏率增加了近2倍[3]

  4 AR给中国社会带来的经济负担

  • 卫生经济学

         直接经济负担、间接经济负担、合并症带来的AR“隐藏”负担

  • 过敏性鼻炎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 过敏性鼻炎对心理的影响

         多项研究表明,过敏学家应将过敏性疾病和随之的心理影响作为一个整       体,而不是将他们视为单独的疾病实体[4-9]

  5定义和分类

  • 过敏性鼻炎(AR)
  • 局部过敏性鼻炎(Local AR, LAR) 

2 过敏性鼻炎与局部过敏性鼻炎的诊断

AR: AllergicRhinitis, 过敏性鼻炎

LAR: Local AllergicRhinitis, 局部过敏性鼻炎

SPT: Skin Prick Test,皮肤点刺试验

IgE:免疫球蛋白

  6 发病机制

  • 遗传因素

2 中国人群研究中的AR易感基因位点

黑色标记:仅在中国人群有报道的位点

红色标记:在中国人群和其他种族群体中均有报道的位点

  • 免疫病理学
  • 炎性介质

趋化因子和受体

鼻腔一氧化氮、气体信号分子

P物质

  • 环境因素

花粉

传统污染物

  • 营养和肠道菌群

近年来,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一些研究表明AR与营养之间存在关系;

另一方面,流行病学研究已经注意到早年微生物暴露缺乏与儿童期过敏风险增加之间存在关联

  • 中医角度发病机制与辨证论治

  7  诊断

  • 诊断标准

临床病史、鼻部检查、皮肤测试、血清特异性IgE测试、影像学检查、鼻激发试验、FeNO、中医诊断

  • 鉴别诊断

血管运动性鼻炎、非变应性鼻炎伴嗜酸性粒细胞增多综合征、感染性鼻炎、激素性鼻炎、药物性鼻炎、阿司匹林不耐受三联征、脑脊液鼻漏

  • 生活质量(QOL)测试

3 适用不同年龄的不同版本RQLQ

RQLQ:变应性鼻结膜炎生活质量调查问卷

PADQLQ:儿童RQLQ

RQLQ for Adolescents:青少年RQLQ

  • 心理状态评估

SCL-90

Self-ratingDepression Scale (SDS)

State-Trait AnxietyInventory (STAI)

Hospital Anxietyand Depression Scale (HADS)等

以上提到的心理状态评估测试的中文版可在以下网站获取

http://www.bnufr.com/ceping/test

  8  治疗

  • 治疗策略
  • 避免过敏原
  • 药物治疗

4  AR治疗药物(总结自指南)

  • 过敏原特异性免疫治疗(AIT)

5 AIT的适应症和禁忌症

  • 手术治疗
  • 针灸

3 蝶腭神经节针灸部位的高分辨率CT扫描三维重建(摘自指南)

  • 益生菌

  9 临床疗效评估

  • 症状评分

四分法

VAS(视觉模拟量表)

  • 药物评分
  • 生活质量评分

(详见上方第7小节“生活质量测试”)

 10 患者教育

11  前景

更多工作需要完成:

  • 全中国人口的AR流行病学数据
  • 各区域AR发病率的纵向研究
  • 过敏原区域分布特点相关研究
  • 生物制剂的基础性研究、临床研究
  • 传统中医药与AR疾病管理

……

总结

  • 过敏性鼻炎是一个全球性的健康问题,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较大的疾病负担
  • 过去20年来,中国鼻科学者在国际性同行评议杂志上发表了越来越多基于中国人群的关于AR研究论著
  • 英文版AR指南系统而全面的向世界推广中国学者在过敏性鼻炎当中的治疗经验;

把中国学者所发表的英文文章,进行重点的推介,使西方国家的学者能更好地了解中国鼻科学的进步

内容整理:潘喆敏、迪丽达尔

以上内容摘自英文版《中国过敏性鼻炎诊断和治疗指南》

指南来源:Allergy Asthma Immunol Res. 2018 July;10(4):300-353.

指南原文: http://e-aair.org/DOIx.php?10.4168/aair.2018.10.4.300

参考文献

[1] Yorgancioğlu A, Kalayci O, Kalyoncu AF,Khaltaev N, Bousquet J. Allergic rhinitis and its impact on asthma update (ARIA 2008). The Turkish perspective. Tuberk Toraks 2008;56:224-31.

[2] Wang XD, Zheng M, Lou HF, Wang CS, Zhang Y,Bo MY, et al. An increased prevalence of self-reported allergic rhinitis in major Chinese cities from 2005 to 2011. Allergy 2016;71:1170-80.

[3] Wang W, Huang X, Chen Z, Zheng R, Chen Y,Zhang G, et al. Prev­alence and trends of sensitisation to aeroallergens in patients with allergic rhinitis in Guangzhou, China: a 10-year retrospective study.BMJ Open 2016;6:e011085.

[4] Chida Y, Hamer M, Steptoe A. A bidirectional relationship between psychosocial factors and atopic disor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sychosom Med 2008;70:102-16.

[5] Cuffel B, Wamboldt M, Borish L, Kennedy S,Crystal-Peters J. Economic consequences of comorbid depression, anxiety, and allergic rhinitis. Psychosomatics 1999;40:491-6.

[6] Postolache TT, Stiller JW, Herrell R,Goldstein MA, Shreeram SS, Zebrak R, et al. Tree pollen peaks are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nonviolent suicide in women. Mol Psychiatry 2005;10:232-5.

[7] Sansone RA, Sansone LA. Allergic rhinitis:relationships with anxiety and mood syndromes. Innov Clin Neurosci 2011;8:12-7.

[8] Qin P, Mortensen PB, Waltoft BL, PostolacheTT. Allergy is associated with suicide completion with a possible mediating role of mood disorder - a population-based study. Allergy 2011;66:658-64.

[9] Lv X, Xi L, Han D, Zhang L. Evaluation of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in seasonal allergic rhinitis patients. ORL J Otorhinolaryngol Relat Spec 2010;72:84-90.

返回顶部

免责申明

免责申明
版权所有©人民卫生出版社有限公司 本内容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审定并提供,其观点并不反映医纬达或默沙东观点,此服务由医纬达与环球医学资讯授权共同提供。